导航菜单
全站搜索
站内搜索:
 
 
文章正文
米兜彩票:单田芳的中国“神谱”与一代人的少年时光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8-09-11 22:03:33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单田芳老师 资料图单田芳老师走了,这是一个当得起“老师”称呼的名字,他的沙哑的评书腔曾是几代人的童年记忆。

这话一点不夸张。对于许多70后、80后,尤其是男生来说,评书是陪伴他们走过童年的大众文艺。跟现在年轻人熬夜“追剧”一样,那时候,每到傍晚下班放学时,人们便会或骑车或跑步,飞也似地赶回家,目的只为能够准点收听电台播放的“每日书场”。后来,评书还从电台搬上了电视,传播面进一步扩展,像袁阔成的《三国演义》、刘兰芳的《岳飞传》,都成了那代人记忆中的经典。

相比袁阔成、刘兰芳、田连元等同时代的评书大家,单田芳无疑是最高产的一位。从《三国》、《隋唐》等历史演义,到《白眉大侠》《童林传》等武侠经典,再到《乱世枭雄》、《百年风云》这类近现代题材,以及《烈火金刚》、《铁道游击队》等红色评书,单田芳评书的类型多样、时间跨度大。按照其自传《言归正传》里的统计,单老一生总共说了有一百多套评书。最辉煌时,“全国四百多家电台,都有‘单田芳书场’,每天超过一亿听众”。可以想见,单田芳当年的人气丝毫不逊于今日之一线明星。

除了供人娱乐,评书还为那些成天因作文抓狂的学生听众,提供了取之不竭的好词佳句。一些信奉“拿来主义”的学生,直接将“鸟随鸾凤飞腾远,人伴贤良品自高”、“打开玉笼飞彩凤,挣断金锁走蛟龙”等评书语言化用自己到作文中,每每都能获得高分,并且受到老师的夸奖。部分学生因此爱上了写作,从此走上了文字工作的道路。

不过,评书虽然历史悠久,最早可追述到宋代,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评书跟相声、二人转一样,都是被人瞧不起的“下九流”行当。哪怕生于曲艺世家的单田芳,都曾不止一次被其父叮嘱“你可不能再干说书这一行了”。这种情况虽然在1949年以后得到大为改观,但评书之所以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突然爆火,甚至出现“万人空巷听评书”的场面,一方面固然与单田芳等人精湛的演播技艺有关,另一方面也不能忽视其所处的特殊时代背景。

图片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0 杭州科技小家电公司
图片